客服电话:13211831112│www.8881368.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www.8881368.com新闻

电视剧《风车》1-大结局分集剧情介绍

  故事起始于1966年,这是一个风雨飘摇,人心难测的时代……女理发师何爽是远近闻名的个色姑娘,仅爱穿、爱打扮这两条就使她那当兵出身的姐夫老梁没少翻白眼,为了挽救这个“严重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小姨子,老梁把“思想进步,作风正派”的副食店唐经理强行介绍给何爽,期望唐经理能将她带向正路,不料唐经理却因此拿大起来,时刻不忘对何爽的行为举止指手画脚,终逼得何爽忍无可忍,将其打出家门。气急败坏的唐经理眼见与何爽黄了,立即拿出小账本,让何爽把之前二人约会的费用全部还给他。在一旁的梁老爷子大怒,痛骂唐经理,不想却突然晕了过去。一家人赶紧把老爷子送进医院,检查后,主治医生告诉何爽的姐姐何曼,老爷子已经没有两天了。老爷子醒了,张口第一件事就是想吃羊肉馅饺子,这可愁坏了老梁。在这个什么都要凭票购买的年代,他上哪变出羊肉票来?琢磨了一圈,老梁让儿子梁尘去找何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儿还得让何爽去求唐经理。此时何爽正笑看唐经理捡那九块钱的钢崩,梁尘跑进来将羊肉票的事情告诉了何爽,何爽急忙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求唐经理帮忙,但唐经理铁了心就是不帮忙。由于四处都买不到羊肉,何爽无奈之下只好让梁尘再去求唐经理,梁尘了为爷爷,骗唐经理说何爽有意与他和好,唐经理闻此立即喜笑颜开,二话不说就给开了批条,并意图非礼何爽,得知事情原委的何爽当着唐经理的面撕毁了批条。为了老爷子,走投无路的何爽决定冒险去抢羊肉,唐经理飞快的报了警,幸而处理此事的单警官以前是老梁的战友,将这件事压了下来。热腾腾的羊肉馅饺子终于送到了老爷子嘴边,老爷子幸福而满足地品味着,并叮嘱何爽,“你那性子得改一改,要不早晚吃大亏”。老爷子在梦中离开了人世。

  副食店的会计老舒发现单警官替何爽送来的羊肉票是假的,问唐经理怎么办,唐经理让他把嘴闭严了,不能用这事去害人。眼见唐经理这边黄了,老梁又开始筹划着帮何爽介绍新的对象,并让何曼去跟她说。何曼深知妹妹的性格,却又拧不过丈夫,只好去劝何爽压压性子,哪怕只是表面上应付一下也好。老梁的举动让何爽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就像是灯箱里的鸡蛋,任人挑选,这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为此她和同院的老舒决定演一出戏给老梁看。当着大家的面,何爽宣布自己和老舒确定了关系,要请全院人喝酒。酒桌上,借着酒意,何爽和老梁大吵了一架。第二天,老梁请何爽以后别再掺和他们家的事,别再污染她那两个外甥,此外他还宣布,从今他们家和何爽正式拆伙。在何爽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梁尘变成了一个热爱写作并敢于说真话的孩子,他带领小朋友将自己编写的木偶戏在院中演出,不想却被老梁痛骂了一顿。争执中,梁尘向何爽求救,何爽因担心自己出面会让老梁更加恼怒而选择了沉默,看着梁尘充满仇恨的眼光,何爽的心整个揪了起来。梁尘认为小姨背叛了他,决定与其决裂,并将决心写在日记本里。何爽无意中看了梁尘的日记,以为是老梁撺掇使然,愤怒的前来找老梁理论,却不小心透露了梁尘有日记本的事情。老梁回家搜出了梁尘的日记本,痛骂梁尘一顿后将日记本没收,这下,梁尘对何爽真的是恨之入骨了。何爽因为梁尘的事情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此时又出现了一件令她没有想到的事——老舒似乎因为那场戏对她认线集

  何爽为了要回梁尘的日记本又和老梁发生了争执,老梁态度强硬的让何爽少管他们家的事。为了梁尘,何爽决定撬开老梁的抽屉,强行拿回日记本,何曼见拦不住何爽,只好把抽屉钥匙交给了何爽。此时在学校里,梁尘为了维护弟弟梁凡和高年级的同学单达打了起来,并因情绪激动咬了拦架的陆校长,生气的陆校长一个电话把老梁从工厂叫了过来。回到家,老梁关起门照死了打梁尘,梁尘认为自己没错,坚决不承认错误。门外老舒等人急成一团,何爽情急之下用棍子打破了玻璃,冲进去把梁尘救了下来,却不想梁尘对她的好意完全不领情。夜晚,梁尘一个人坐在门槛上看《水浒》,老舒的女儿兆欣将三个崭新的玩偶交给他,告诉他这是何爽买回来的,梁尘嘴硬的让他们把东西拿走,此时何爽出现将梁尘的日记本还给了他,梁尘终于被感动了,与何爽言归于好。老舒为了追求何爽,每天换着花样的给她送吃的,还帮着她一块气老梁。何爽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明确地告诉老舒,之前那场订婚酒就是一场戏,她和老舒绝对不可能!老舒嘴上应着,但仍费尽心思的想着法子。同院的老马看在眼里,不由叹息不已。看到老舒的儿子兆远学小提琴,梁尘也跑去跟着凑热闹,这都被何爽看在眼里,她寻思着也让梁尘学一学,为此她不仅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小提琴送给了梁尘,还托老舒帮忙联系了兆远的老师,然而令她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位老师竟是多年前失去音讯,却已被她深深埋入心底的恋人康胜利!何爽狠狠地扇了康胜利一巴掌后哭着跑掉了,康胜利随即追了出去,只留下梁尘傻傻的站在屋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街角,何爽压抑的抽泣着,往年的一幕幕走马灯似的从她眼前闪过……

  老舒又给何爽送菜来了,他无视何爽的拒绝,强行将菜放在桌子上。看着想劝自己的梁尘,何爽告诉他,在他小姨这里,不可能永远都是不可能,随即开门把两盘菜都扔了出去。盘子在老舒的背后碎裂了,老舒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残羹,半晌,木然的走进屋子。老舒病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大小便也失禁了,得知这一切的何爽心生愧疚,她放弃了和康胜利的约会,留下来专心照顾老舒。何爽的行动老梁都看在眼里,他似乎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小姨子,于是在这天傍晚,老梁找到何爽向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可还没等何爽的高兴劲过去,老梁却又开始说服何爽接受老舒,眼瞅着何爽就要起急,老舒的一声哀号吓得众人都跳了起来。见老舒有了起色,何爽开始继续带梁尘去学琴,她似乎误解了康妻的身份,毫不掩饰自己对康胜利的渴望和爱慕。聪明的梁尘一眼就看出了小姨和老师之间不正常的情愫,他告诉何爽,他以后再也不学琴了,就是学,也不用何爽再跟着。在何爽的照顾下,老舒渐渐恢复了健康,但他还是天天装病腻在床上。何曼告诉老梁,老舒这就是等着老梁给他和何爽拉亲保媒呢,没想到老梁不仅一口回绝了这件事,还让梁尘把他小姨叫过来吃饭,何曼没想到丈夫竟然转变至此,倍感欣慰。此时何爽正在文工团外翘首企盼的等着康胜利,并不顾看门老头的怪异眼光,一上来就紧紧的挎住了康胜利的胳膊,以致康胜利不得不拼命的拽开她,提醒她注意影响。然而,沉浸在极度喜悦中的何爽似乎没有发现,康胜利隐藏在尴尬之下的慌张和无措……

  架不住何爽的不依不饶,着急赶回剧团的康胜利终于答应了要娶她,看着康胜利匆匆的背影,何爽露出了天真而幸福的笑容……然而此时从梁尘口中得知这件事的何曼却是一脸愁容,为了不让妹妹重蹈覆辙,何曼来到理发馆,苦口婆心的劝何爽放弃,可何爽的态度虽由辩解变成了沉默,心里却从来没有过丝毫动摇。单志衡一家的到来让平静的小院热闹了起来,老梁表示欢迎之余意外发现老单的妻子正是当初批评教育他的陆校长,儿子则是和梁尘打架的单达,三人面面相觑,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好在老梁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心上,当天晚上,两家人就一起坐到了酒桌旁。酒过三巡,老梁开始嚷嚷着要给何爽道歉,他觉得老舒到今天还赖在床上都是因为他说了一句要何爽接受老舒的屁话!这么多天以来,他自个儿天天端茶送水他心里憋屈,他看着何爽给老舒端屎端尿他替她委屈!何爽看不惯老梁歇斯底里的样子,一转身走了,倒是老单看出了其中的端倪,追问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老舒的病奇迹般的好了,而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正是老单,据说他只用了一个眼神就把老舒治好了。不管怎样,全院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大人们的相逢一笑泯恩仇让梁尘很是不以为然,他额头上的伤还没有好,所以他要报仇。他带领院里的孩子们开始了各式各样的复仇计划——往单家的水缸里尿尿,跟单达单挑,让煤厂给单家送煤球等等。这些计划起初都成功了,可他们忘了,老单是警察!终于有一天,他们被老单抓了个正着。事情的来龙去脉终于都清楚了,老梁本着邻里间和谐相处的宗旨让梁尘接受单达的道歉,被梁尘断然拒绝。陆校长见此忍不住说了些煽风点火的话,不想却遭到何爽的一通抢白和讽刺,这下,好不容易解开的梁子又结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