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13211831112│www.8881368.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www.8881368.com故事

404 Not Found

  去年年底才在太平门直街上开张的一家音像店,近日贴出了“旺铺转让”的告示。

  “现在主城区的音像店或连50家都不到,一家店说不见就不见了。”在杭州从业近十年的一位音像店老板这样形容杭城的音像店现状。

  虽然音像店在杭城出现至今不过短短20年,一些经营者却已经感到了一种从边缘到绝境的疼痛。

  2005年至今,杭州主城区的音像店数量从200多家缩减至不到50家。不久前,孩儿巷一家经营多年的老店关门,离它不远的延安路上,另一家颇有特色的音像小店也透露将于今年关门。武林路上目前唯一尚存的、杭城“碟迷”们熟知的资深音像店“天唱影音馆”迫于生计,已将部分门面出租为奶茶店。

  不仅单体零售店集体缩水,博库书城一楼杭城最大的音像唱片区也在经历着销售额逐年递减的尴尬。杭城目前唯一一家全国连锁音像店也表现出他们的忧虑在音像店里,真正卖音像制品的空间越来越小。

  与门店的惨淡相比,线上音像店似乎大有可为。在年后的发碟淡季,一家在杭州注册的音像网店甚至达到日均售片1000张的销售新高。

  “这是个好现象,但能否拯救音像店,目前下定论为时尚早。”有业内人士这样认为。

  2005年在杭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登记注册的杭州主城区音像门店超过200家,但这几年,众多的门店悄悄消失了。

  “目前在杭城生存着的音像门店不会超过50家,一家店说不见可能就不见了。”延安路上一家颇有特色的音像小店老板透露了自己的经营困境能否撑到今年年底还是个未知数。而在众淘碟迷们的聚集地、武林路上唯一尚存的音像店天唱影音馆,记者看到原本摆着LED大屏幕的一半门面已经卖起了奶茶。

  近日,记者在太平门直街上发现去年年底才开张的“天晟唱片行”,门口竟然贴着“旺铺转让”的告示。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家店是杭州主城区近两年来新开的最大的一家音像店。询问后得知,这家店与“天唱影音馆”竟是同一位老板。

  “确实是我们的店,已经不准备做下去了。”天唱影音馆老板岑先生表示,近年来网络对音像制品销售的冲击非常大,国内消费者本身购买音像制品的习惯就没有完全养成,而正版的音像制品价格普遍在50元往上,有的进口产品甚至达到几百元,购买者更是少之又少。

  “有的消费者开着宝马,但购买一张50元的正版碟就会咋舌。”岑先生感慨,在武林店,他们已经培养了一大批对音乐、影视有热忱的消费者,本想另辟市场、如法炮制,可没有了从前的市场氛围,入不敷出的现状让他们只能退出。

  线下音像市场每况愈下,就连国有书店、大型超市内的音像区也俨然成了书店、超市的“拖油瓶”。

  杭州最大的唱片区博库书城一楼面积近850平方米。据浙江省新华书店综合服务部的曹经理介绍,与热闹购书气氛迥异的是,唱片区的光顾者寥寥无几。他透露,唱片区每年的营业额至少下降10%,而整个行业每年的营业额缩减则达到30%。

  “只要有人来买,我们就会经营下去。”曹经理表示,自己关注音像行业十多年了,不景气的现状让他们束手无策,不过近年来,随着汽车人均拥有率的提高,购买车载CD的消费者比重明显在增加。

  万象城时光音像的肖店长也有同感。他表示,除了少部分散客,消费者主要分成两类,一类是来购买儿童音像制品,另一类则是为了车载发烧碟而来。

  “5分钟前刚有一位消费者买走了价值500元的车载发烧碟。”肖先生表示,拥有消费能力的中年顾客对于车载发烧碟情有独钟,因此车载CD确实是一个尚存的市场,他透露,店内车载CD的销售额占比可以达到30%。

  “另一类就是来给孩子买碟的。”肖先生说,家长们愿意为孩子花钱,店里为此专门开辟了一面墙用以销售儿童音像制品。

  “儿童音像的技术成本低、受网络冲击相对较小,在整个行业急剧萎缩的状况下,它的减速较慢。”曹经理表示,新华书店音像区内儿童音像的购买量也保持在25%到30%之间。

  万象城地下一楼的时光音像是杭州唯一一家全国音像连锁店,近日记者来到店内发现,近150平方米的店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架柜上摆满的各种玩偶,右侧和中间的展示柜上则摆放着图书、杂志,俨然,“时光”已成了一家文化用品销售店。

  “没办法,我们也要生存,光靠音像赚钱几乎不可能。”肖先生表示,音像制品的实体销售形势严峻,时光是深圳的音像品牌,在深圳的万象城也设有门店,3年前落户杭州,之后已对内部结构和销售内容做过两次调整。

  “公司希望我们依靠商业大厦的人流,提供更多元化的销售内容,进行复合消费。”肖先生表示,最初引进了时尚杂志,后因利润太低、手续复杂,故调整成其他的图书。去年年底,店里引进了某台湾品牌的玩偶,颇受欢迎,销售额甚至可以占店里收入的10%以上。

  “有无海报附送也会影响歌手的专辑销量,两者甚至可以拉开4倍以上的差距。”网络音像店“星客互动”的店长黄伟凌也感慨,卖碟再也不能单纯靠碟片本身了。

  “加上春节期间滞留的订单,平均每天要发近700个包裹。”黄伟凌表示,年后是歌手、演员发片淡季,但是他们今年节后日均销量接近1000张,超过了年前的旺季。

  “总体来说,音像制品的市场已经在迅速向网络销售倾斜。”黄伟凌的网络音像店自2011年开业至今,已经跃居淘宝同类店家销售首位,他从各种进货渠道了解到,目前实体店的进货数量急剧减少,而网商的进货量则在大步前进。

  “专业是网店制胜的法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实体音像店在房租、人员上疲于应付,而没有在对店内碟片的分类、装摆上花心思,这会进一步加快音像网店对市场份额的蚕食。

  老牛,80年出生,土生土长的杭州人,淘碟龄15年,曾经最大的爱好就是在杭城走街串巷地淘碟。

  “2000年左右,杭州销售音像制品的商店进入了发展的高峰期,”老牛回忆道,当时的店铺虽还称不上星罗棋布,却也是精彩纷呈。于是,或呼朋唤友,或独自扫街,老牛的很多闲暇时光就流连在了音像店铺里。

  “那时候,国外的音像店也发展得朝气蓬勃,遇到有机会出国,淘碟也成了必须的项目。”老牛说,今年年初听到消息,在英国一家拥有92年历史的老牌唱片连锁店巨头,因未能找到资金赞助,已决定申请破产。尽管专门帮助企业重组的美国某投资集团已经购买了它欠下的债务,但是否重操旧业,目前还未定论。老牛叹息,淘碟,似乎真的要成为一种回忆了。

  “以前,在一条街上能淘一整天的碟,和店主细细聊着,有时还能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老牛说,淘到一张好碟的满足感不是听到好音乐、看到好电影那么简单,而是仿佛经历了一次旅程,感受到了一种情怀,好像自己与这家店、这张碟、这个人结缘。

  “因此,对待每一张碟,我都认认真真。”老牛说,至今,家里还有几百个专门装碟的碟盒。(每日商报)